郑州新闻网,郑州信息港,郑州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郑州地图 >

12年,郑州改造百余城中村

时间:2018-05-11 01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核心提示|2015年底,郑州高皇寨、刘庄、庙李等12个城中村相继开拆的消息传开后,城中村改造的话题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。从2004年开始第一个改造的城中村西史赵村

原标题:12年,郑州改造百余城中村

只剩下大门的杜岭新村

□记者田育臣张丛博实习生李松张天一文记者白周峰摄影

核心提示2015年底,郑州高皇寨、刘庄、庙李等12个城中村相继开拆的消息传开后,城中村改造的话题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 。从2004年开始第一个改造的城中村西史赵村算起 ,郑州城中村改造已历12年。

如今 ,12年过去了,省会100多个城中村或成为时尚的广场、或成为高档的小区。郑州首个城中村如今长啥样 ?100余城中村的变化轨迹又是怎样的 ?

【写在前面】

城中村是什么

□刘忠

多年前,我租居于一处城中村,并在一间老式理发店养成了刮脸的习惯 ,习惯那痒痒的感觉。

国营理发店没了,老师傅在这里找了个逼仄却廉价的门面谋生。

后来有了自己的房子,我还是定期和老师傅“约会”。再后来 ,他不见了,房东说村子要拆,他搬了 。

一别几年,偶然在离此十来公里处的郊区又见到了他的小店。他已经辗转了多个城中村 ,低租金是他开铺子的首要条件 。

对师傅来说,城中村是他的店铺。

今天,当我们又一次开启系列报道再次关注城中村时,我突然想问:城中村是什么?

之前的报道中,房东说是老家  ,房客说是驿站……

我的小伙伴说:城中村是一篇又一篇的稿子 。这话,让人哭笑不得。

一位专家沉吟半天:城中村是一种居住形态,是一种社会形态……嗯……对我而言,应该是一本专著吧 ?

片警则说 ,这是让他闲不下来的地方。

一位官员朋友抛开套话,告诉我 ,城中村是他遇到的最难做的一道题。

我们今天起推出的这组报道,也不会有完整答案 。具有农村和城市双重特征的城中村的改造,势在必行,如果说城中村有体温,那这番报道权当量一回体温吧。

西史赵村: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城中村

郑州北郊的柳林村因为列入改造名单,这几天一直有些“兴奋”,有点儿像距它两公里的西史赵村当年那样。西史赵村是郑州第一个改造的城中村。

昨天,记者在柳林村看到 ,大街上不少商店虽仍在营业 ,但已打出“转租”的告示。一些租户听到城中村拆迁的消息 ,纷纷拉起行李开始寻找新的住所。刚大学毕业一年的郑先生,每个月工资仅2000多元。这几天,他也趁下班时间四处寻找新的租处 。然而,他连续找了3天发现 ,郑州一个单间均不少于1000元,“三环附近的房子也1800元,我把每月的工资全交成房租才中 。”郑先生说。

昨天上午  ,丰华北路西史赵村安置小区门口,门柱上贴满了租房信息,小区内楼前停满了轿车 。56岁的老王搬个凳子坐在楼洞口晒太阳 ,旁边两岁的孙子拿着玩具车玩沙子 。

在老王小时候的记忆里 ,村里到处是麦田,几代人都是面朝黄土。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,捕捉到毗邻郑州城区的商机 ,村里流行起种果树 ,他家中就种了七八亩苹果树 、梨树。

“我们家果园就在北边普罗旺世小区那块,脚下安置房十多年前还是菜地 ,搁过去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变化这么快!”老王回忆说 。

2003年9月,郑州市政府颁布《郑州市城中村改造规定(试行)》 。西史赵村成为郑州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城中村,与一家外资企业达成协议 ,联合实施改造 。

“压力十分大。”回想改造之初,该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冉海松坦言 ,没有成功经验可借鉴,拆迁改造也非一帆风顺 ,遇上个别“钉子户” ,村干部要反复做工作,一大早啃个馒头跑到“钉子户”家里谈心 ,直到晚上空肚子回家 。有时上级领导的批评 ,也会让他们窝一肚子火 。

这次改造,老王一家5口人,分了10套房共一千多平米,搬入安置房住了三套,其他的对外出租。没了农田 ,房租成了一家人的主要经济来源。

“房租下来一个月有一两万进账 ,够一家老小的开销,比过去肯定是强多了!”老王正说着 ,一个询问租房的电话打来,听到是五六个人一起租便直言拒绝,房子不愁租,他的三室一厅一般是按2900元出租 。

只是,城中村改造 ,在西史赵村村民心头还遗留下一个未了的“尾巴” 。由于种种原因,村民安置房至今尚未办理房产证,老王说:“房子住着也没人抢,可总觉得不踏实。”

觉得城中村改造后的生活怎样 ?“要往前看 ,这是城市发展的必然潮流,咱要去适应 。”老王虽这样说着,但还是掰着手指谈了忧虑,改造时家里5口人,现在儿子结婚生孩,家里已经9口人了,光靠房租难以长久,往后的日子还是得想办法。

今年 ,老王的小儿子刚大学毕业,开车上下班,实习月工资才800元,不够油钱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鼓励儿子找工作 ,为未来打拼,“不能总是吃老本 。”

一些老村庄:地图上已找不到名字

有人说 ,郑州市区如一个果酱面包 ,早些年城中村如表层“坚果”;近几年“面包”越变越大,原本到处都是的“坚果”则慢慢都剥落了。

在伊河路郑州电缆厂家属院里,65岁的退休职工牛志强收藏着数百份郑州地图 ,在听到记者来询问地图上的都市村庄消失的痕迹时 ,他感慨说:“我专门对比过 ,郑州一半多村庄都融入了城区里!”
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:十二里屯、关虎屯、韩寨还是农田

牛志强老先生找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份“郑州市区街道略图”,当时郑州城区分成两块 ,西边是建设路、淮河路相夹的区域,东边是陇海铁路以北、红旗路以南的区域。北边郊区绿色农田里,能看到标注着关虎屯 、韩寨 、白庙 、十二里屯等村庄的名字,南边城区外有东五里堡 、孙八寨 、小岗刘 、小李庄等村庄,东边城区外有司家庄 。

纳入今年改造计划的陈寨、柳林,从地图背面的“郊区交通略图”里 ,才能找到身影。角落的地图说明里,城市人口是50余万人,如今是当时的近16倍 。

郑州到底有多少村庄?牛志强拿出一张上世纪六十年代“郑州市郊区古庙会会址地名图”,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村庄的名字,粗略一数有四五百个之多。

“村庄不到一定规模或没有一定名气 ,不会有庙会,过去农民都是在庙会集市上买农副产品,现在里面一半多的村庄都消失了 。”牛志强说 。

上世纪80年代:关虎屯、十二里屯村被裹进城区

1989年的市区交通图上 ,郑州北边的十二里屯村已经涵盖进南阳路附近的城区里 ,关虎屯村庄边上出现了动物园 、农科院,东边的司家庄也进入城区内,附近有民族饭店,南边的五里堡、西边的小岗刘也都纳入郑州城区。

上世纪90年代:环线边都市村庄与城区“若即若离”

堪称“换新颜”式的郑州城区形态改变 ,出现在1999年的郑州市交通旅游图里。郑州城区面积铺开,形成北环路 、西环路 、航海路 、东环路(今中州大道)围合的城区,西北角还出现了高新技术开发区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不过,这片围合城区里,环线附近都是一块一块的小区域,并没有相连成片状 ,而且这些块状多以村庄为核 ,看上去稍显斑驳零碎。比如 ,北环两侧的西史赵、姜寨、陈寨、徐寨、白庙 ,东环附近的姚寨、押寨、燕庄、西沈庄 ,航海路附近的老代庄、孙八寨,西环附近的宋庄、段庄、南北陈伍寨等 ,与主城区的关系“若即若离” 。

2003年:三环内都市村庄与城区连成一片

仅仅4年之后,2003年郑州市交通图里 ,上述村庄与城市的“若即若离”,变成了“水乳交融”,完全成为城区的一部分。整个三环内城区,基本连成一片,成为城市主体。

2008年:郑东新区村庄一夜“蜕变”成城

2008年郑州市交通图让人震撼 ,中州大道以东的区域进入地图画幅 ,新修的道路里,能看到过去郑州地图里从未出现过的村庄名字 ,如祭城 、孙庄 、马庄 、东二十里铺 、金庄 、榆林等,这些刚进入城区地图的村庄 ,多已改造安置过 。与环线附近的村庄相比 ,它们没经历缓慢演化,蜕变几乎是在一夜之间。

2015年:“四环时代”现新都市村庄

牛志强留存的最新版地图是2015年7月的郑州市交通图 ,其所涵盖的面积从未如此之大 ,郑州城区形态迈入“四环时代” ,以绕城高速为西四环、南四环,大河路为北四环 ,加上东四环围合而成 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,四环内出现新的零星块状都市村庄,比如北边的东岗、周庄、东王庄、毛庄等 ,南边的杏园、袁寨等 。算起来,这称得上是“第三代城中村”。人们不禁好奇,未来城区与村庄的演绎是否会进入新一个轮回?

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同,如今的郑州地图里 ,村庄的名字不再是主角,在地图上换了新的存在方式,文化路北三环路口附近的白庙村留在地图上的影子是白庙路,蝶变成曼哈顿广场的燕庄留下的是燕庄地铁站名,也许因为如今的关虎屯太过繁华 ,地图上显示的是国贸和保险大厦 。

记者查看这些地图发现,郑州的村庄从经历“郊区村庄”到“散布在城区周边的块状都市村庄” ,再到“圈进城区里的城中村”,然后经过改造成为新城区,最终在地图上,这些村庄只留下一个名字 ,有些甚至连名字也没留下 。

从4岁随父母来到郑州,牛志强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60年。他拿着放大镜,仔细辨认着地图上的村名。

“唉,没找到!”他轻拍了一下所住楼房的墙壁说,这块区域曾经是一个叫圪垃王的村庄,现在地图上已经没了 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